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扬州诗词网

 找回密码
 诗友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66|回复: 0

散文-树起来的村庄-孔令军

[复制链接]

114

主题

9

好友

748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发表于 2019-3-19 10:11:16 |显示全部楼层
散文-树起来的村庄-孔令军

(一)
50年前,正值十年动乱,我出生在“京口瓜洲一水间”的伊娄河东八里铺。居住的村落,好像一片巨大的荷叶摊铺在扬子江北岸,俗称荷叶庄,住着30多户人家。周围碧水环绕,岸边绿树依依,水中菱藕飘香,腹地坝基纵横,是典型的鱼米之乡。南面的河塘好像一根扁担横卧在大地上,北面的河塘似一条玉带飘浮在田野间,与南面的河塘连为一体。荷叶庄的中轴线是一条小河,恰似荷叶的梗,将村庄分割成东西南北4个小岛。
大约在890多年前,因金兵侵犯中原,孔子的部分后裔随宋高宗赵构从山东曲阜南迁,有几位宗亲因祖宗托梦,不肯过江,在离江边不远的沙洲上,按照荷叶的形状开河筑圩,开荒种田,开工搭房,开始繁衍生息。后来,孔家人将南面的河塘延伸到东面的河港,可以直通长江,浇灌出150多亩良田。按照御赐的辈分,至今已传30多代子孙,遍布全国各地,还有子孙飘洋过海到了国外。他们有的在十里洋场苦心经营,有的在三尺讲台默默耕耘,有的在五湖四海摸爬滚打,不少人功成名就,不愧为圣人之后。
荷叶庄,在春风夏雨秋霜冬雪中,不停地变换着色彩,变奏着乐章,成群结队的鸡鹅鸭鸟在她的怀抱里吮吸着乳汁,成批长大的鳊草鲢鲫在荷叶间嬉戏,成天鸣叫的昆虫在树丛中催人入睡。一年又一年,她在蓝天白云下与日月同辉,与星辰遥望,与孔家人同呼吸共命运。记忆中的荷叶庄坐北朝南,有前后之分,南面的称为前庄,有几处深宅;北面的叫做后庄,基本是平房,还有几户茅屋。斑驳的的青砖墙上用石灰水刷写着毛主席语录,我曾在墙壁前享受掏蜜蜂的乐趣。听父亲讲,解放后深宅里的人曾被解放前雇佣的伙计批斗,让我明白富不过三代的道理。
荷叶庄,古老而又平凡的小村庄,她是农耕时代的缩影。村庄的外围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农田,一缕缕青烟,一阵阵哨声,一队队社员,充满了诗情画意,那是人民公社时代的缩影。小时候,我和小伙伴们在河塘里游泳、摸鱼、捉虾、采蚌,在树丛中躲迷藏、摘桑枣、打桃子、掏雀窝,在家前屋后拾知了壳、跳橡皮筋、听收音机、掼香烟纸,在田间地头挑猪草、拾蘑菇、拔萝卜、追蜻蜓,暂时忘记了饥肠辘辘和父母的絮絮叨叨。
快乐的时光一晃而过,老牛的叫声还在耳畔回响,公母猪的交配曾让我们欣喜若狂,蝴蝶纷飞的痴情、蜜蜂的殷勤也让我们难以释怀,还有卖冰棍的吆喝声、炸炒米的轰隆声、换麦芽糖的招呼声好像就在眼前。特别难忘的是夏日的夜晚,月光如洗,我们拍打下一只只萤火虫放在玻璃瓶子里照明,点燃蒲卵子驱赶蚊子,躺在凉床上数星星,听爷爷讲牛郎织女的传说、水漫金山的故事和子曰诗云的祖训。有时候听本家爷爷拉二胡、唱样板戏,幼小的心灵便会萌生许多奇思遐想。
(二)
荷叶庄平静了几百年,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开了一潭死水,上世纪80年代初,一条10多米宽的河在村庄的南面开挖,东连扬子江,西接伊娄河,绵延4公里,贯穿6个村,既可引水灌溉,又可排涝防汛。开挖出来的泥土,在河南河北堆成两道3米宽1米高的大堤。河水是清的,河堤上没有一棵杂草,一条条田埂与大堤互通,走得人越来越多,形成了路。雨天走在上面不滑又不沾泥。自行车、板车、拖拉机渐渐上路,两条主干道应运而生,周围村庄里的人到八里镇、瓜洲镇都从这路上出行了。
联产承包责任制实行后,各家各户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,人口多的户窝在一起很不方便,特别到了婚龄、弟兄多的人家打起了翻建房屋的主意。没有宅基地怎么办?便到组里、村里申请。乡、村、组因势利导、因地制宜,将排涝河两岸规划成宅基地。先富起来的供销员、包工头、个体户、专业户纷纷上岸,填土夯基,一排崭新的砖瓦房拔地而起。在荷叶地里团团而居的住户,也纷纷搬到新开的排涝河堤上砌房子,我家也在排涝河上树起了三间一厢高大宽敞的砖瓦房,荷叶庄变成了长蛇庄,绵延200米长。
到了上世纪90年代,平房已经过时,楼房成为谈婚论嫁的首要条件。于是,有钱的带头,没钱的举债,纷纷将四合院拆掉,翻成二层小楼,考究得还盖上典式琉璃瓦红屋顶,外墙贴白瓷砖。一家看一家,更上一层楼,我家钱少,只在厢房上加了一层。我的婚房就设在二层厢房上,看着比肩的老杨树、静静的池塘、奔流的排涝河,我长大了,儿子出生了。楼上楼下有电灯电话,村庄长高不黑了,彩色电视机、冰箱、洗衣机等家用电器进入寻常百姓家。河堤铺上了石子路,架起了石板桥,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,热闹非凡。路两侧的水杉高大挺拔,与路边的青青草,河边的芦苇荡,构成一道绿色的屏障。
(三)
2002年初,八里镇划归扬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代管,成为投资创业的热土,一个个外商企业落地生根,许多村庄夷为平地,一亩亩土地被征收。大批移民需要安置,2003年初,开发区在八里镇区规划了500亩的金山花园住宅小区,我家所在的村庄在规划范围内。一期4幢、二期8幢,多层住宅楼相继建成,我们村民小组的几十亩土地被征用,家家户户分到了补偿款,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不久了,有人欢呼,有人感叹。仰望眼前树起了的五层楼,我心潮起伏,感慨万千,八里这个远郊乡镇就要融入城市了。
金山花园三期24幢多层住宅楼,要征地72亩,我家所在村民小组的土地将全部划归国有,房屋全部拆除。一个多月时间,“荷叶”枯萎,“长蛇”断腰,数百间房屋从地球消失,30多户100多人离开了故土,租房过渡。不到两年,24幢楼房建成。有人说:“村庄树起来了!”经过抓阄,我们村庄的人又回来了,住进了自家的安置房,只是分散在不同的楼层里。我父亲抓到了五层楼中楼,脚下就是我家的责任田。登高望远,只能通过南面仍在流淌的排涝河,分辨老家与邻居的位置。
十年前,金山花园又经过四期、五期、六期建设,形成了万人小区,基本达到了城市社区标准,基础设施、公用设施配套基本齐全。在中心组团的广场周围树起的6幢10层高楼,就在儿时玩耍的生产队晒场及周边。这一棵棵大树,伴随我成长,反映了时代变迁。大树下面好纳凉,树下的人们跳起了广场舞,融入了扬州临时港新城,昂首阔步走进新时代。作为土生土长的八里人,我感到欣慰。地下有知的祖先,会守护这片土地。作为你们的子孙,也会在树下站岗。
傍晚,我经常散步到曾经的荷叶庄,依稀记得儿时的模样,东面大坝的祖坟,西边大塘的流水,南边小河的石码头,北边小溪的独木桥,不时地在脑海里浮现。天还是那个天,地还是那个地,却总让我魂牵梦萦。我怎能忘记生我养我的地方,怎能忘记荷叶的芬芳,怎能忘记饱经风霜、碧波荡漾的河塘,又怎能忘记父母含辛茹苦的培养?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诗友注册

QQ|手机版|扬州诗词网 ( 苏ICP备11019045号   

GMT+8, 2019-6-17 06:33 , Processed in 0.271976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