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扬州诗词网

 找回密码
 诗友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76|回复: 0

被二桥扮靓的三湾

[复制链接]

92

主题

9

好友

606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发表于 2018-11-6 16:15:23 |显示全部楼层
被二桥扮靓的三湾

孔令军/文

去年八月,莲叶田田,荷花含苞,扬州三湾公园初具雏形。沉睡的三湾醒了,凌波桥还在梳洗,剪影桥还在涂抹。我在古运河西的九龙冈上,用汗水验收在建的工程,在琴瑟桥上,用相机点赞设计者的匠心,可在蜿蜒的健身步道上,再也找不到儿时走过的足迹。
金秋十月,残荷点点,菊花争艳,扬州三湾公园羽翼已丰。盛装的三湾醉了,与瘦西湖南呼北应,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。我把车停在北门,与母亲在古运河东,欣赏三湾的另外半边脸。饱满的额头,平坦的面颊,突兀的下巴,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额头的至高点是玉凤台,有一座六角亭,建在堆起的土丘上。西南是一片湿地,层林尽染,既有土生土长的落叶杂树,也有引进来的青松修竹,还有四季常绿的麦冬草铺满山坡。沿着蜿蜒的石径向下延伸,踏上水中曲折的木桥,看岸边一簇簇的水草,渐渐衰老。原来的古运河堤岸上的路,栽满了高大的树。这里原来可以骑自行车,是八里镇到扬州市的必经之处,可再也分不清五里庵、六浅和九龙桥了。
面颊在玉凤台的南面,是古运河的弯道,相传是明朝扬州知府郭光复为了减缓水流,将原来100多米的河道改弯成了1700米,解决了漕运难题。平静的水面,画了个半圆,没有惊涛骇浪。半白的芦苇,垂头的杨柳,没有站在岸边的夕阳下叹息,而是在等待晓风残月。帆影码头没有南来北往的旅客,却有不少唱歌娱乐的附近居民。玉龙花苑是一座私家园林,很精致,前几年去过,就在东岸不远处。眼前的栈道,是一条诗韵长廊,谁在妙笔绘三湾?不是休闲广场上的运动员,不是观鸟码头上的摄影师,就是城市书房里的大学生。
下巴是人工堆砌的假山,叫津山,是三湾景区的至高点,由7000吨湖石堆成,与玉凤台隔河相望。津山远眺,可以看到城南的东西南北,可以看到三湾的一草一木,小画家们正在山顶浓墨重彩呢。一双双小手,挥动着大树,撑起蓝天白云。一缕缕秋风,从指尖滑过,流淌出七彩画卷。那条飘起的玉带河,一路欢歌笑语,我的灵感油然而生。想起隋炀帝,从此下江南。想起鉴真大师,在此远渡东瀛。想起马可波罗,到此上岸做官。想起康熙乾隆,来了不肯走。接过火炬的当政者,燃起这片荒野,唱响时代最强音,做好扬州梦,为后人留下了足迹。
其实,在津山看风景,最养眼的是二桥。一红一白,直线距离很短,将三湾的风景融为一体。在沿河的弯道上,到处是诗词歌赋,在几处亭台楼阁上,我就看到了平山清韵网友周冠钧的对联,被展旭强、孙凯歌、严安等人龙飞凤舞地写在柱子上。百年之后,这些就是古董了。我感慨万千:清贤亭的君子意,也没有我的故人心;流采亭的云作客,谁知我与水为邻;尔汝亭的碧水绕道走,一群白鸽从画中飞来。
太阳下山了,情侣还在缠绵,落叶催我回家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诗友注册

QQ|手机版|扬州诗词网 ( 苏ICP备11019045号   

GMT+8, 2019-1-16 07:51 , Processed in 0.156250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