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扬州诗词网

 找回密码
 诗友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892|回复: 0

小饭桌

[复制链接]

74

主题

2

好友

744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8Rank: 8

发表于 2018-6-22 10:14:01 |显示全部楼层


      小饭桌,原先是“天天教育”为晚托班的小朋友中午来这里代伙而准备的,姚楠小朋友就是最早在我这里代伙的之一。后来,由于学校里不允许小朋友们在外代伙,于是,小饭桌     便成了我的“私人会所”。因为小饭桌的缘故,它不但让我结交了不少朋友,同时也让我见证了一些诗社的发展过程,久而久之,小饭桌又成了朋友圈中诗人们经常聚集的地     方。“几张小板凳,满座是诗人。”到了最后,小饭桌更像是诗人的“沙龙”。

    记得是在十年前的一个上午,我偶然在网络上遇到了一位陌生人,没想到,就是那一次无意中的聊天,日后,在那位陌生人的引荐之下,我又结识了更多的诗人。她就是无助,一个性格非常豪爽的女诗人,平山诗社的朋友戏称她为“灭绝诗太”。

    “ 方方小桌闲沽酒, 兴至随吟诗一首。 赋得风流玉盏中, 思寻浪漫花间走。”正如泰然所言,很多诗人都喜欢饮酒,小饭桌自然就成了一处理想的雅集场所。在我接触的诗人当中,要数泰然先生酒量最大,他一顿能饮下一斤多的高度白酒,这还不算,更令人惊叹的是,六十已经出头的他,连续作战的能力特强,第二顿他还能饮下一斤高度白酒。我和泰然先生在一起饮过无数次酒,但从未见他醉过,至于他的酒量到底多大,不得而知,反正在诗词圈子里,大家都尊称他为“酒仙”。

    大概是因为彼此都好一口吧,我和泰然先生平时在小饭桌上饮酒的次数最多,别看他生得白净,像个白面书生,其实骨子里他更像是一个北方的汉子。很多时候,我俩之间不需要任何理由,一个电话,一盘猪头肉、一碟花生米、一大碗烫干丝,就能让小饭桌热闹起来。因此,我也曾写过一首打油诗:一人一扎二锅头,一唱一和二主悠。一去一来二更后,一瘫一瘪二皮球。

    愚之先生酷爱书法,平时也带着创作一些诗词,因为他的工作室离我小饭桌这里较近,他常常会在空闲时来我这里望望。或许是受我身边这帮诗人朋友的影响吧,虽然他不会饮酒,但偶尔兴致来了也会坐下来陪大家咪上一口。一次酒后,他特书一联与我:酒到醉时书带草,诗逢狂处笔生花。至今我还将它挂在小饭桌的那面墙上。

    轩主来小饭桌的次数不算少,他也是个六十出头的人了,但他不饮酒,只喝茶。每次我和泰然先生趁着酒兴在小饭桌上高谈阔论的时,他总是在一旁静静地听着,有时候,他也会就我们的观点,谈上自己的看法,更多的时候,他喜欢和我们在一起聊聊诗词创作中的章法、意境。轩主比较谦虚,喜欢追求完美,每当他创作出一首新诗(词)时,第一时间里总会发过来给我们看看,让我们提提意见。他也曾为小饭桌写过一首词:陋室相逢尽笑颜,移来条案品蔬鲜。一盅绿蚁清香气,几句风骚溽暑天。惜炀帝,说平山,小城故事任裁删。人生皆作红尘客,此夕舒心即是仙。

    扬州民间有不少诗社,我和各诗社里的人基本还算熟悉,因为无助的关系,我最早接触的是虹桥诗社。在《虹桥雅集柒》出书前,我和正昌先生接触得比较频繁,我俩时常聚在小饭桌旁探讨如何为扬州建城二千五百周年来献礼?最终,走诗、书、画、印相结合的道路就是在小饭桌上慢慢地酝酿出来的。

    谈到便益门社区里的“运河诗社”,我顺便提一下小饭桌的功劳:那是二年前一个春天的中午,我和泰然、轩主、愚之在小饭桌上小饮后,闲聊中,我们提到了谷林诗社如何和社区相结合的问题,之后,在愚之先生的牵头下,谷林诗社的印石、泰然二位会长和便益门社区的相关负责人碰了头,进行了商谈,最终协助他们在社区内成立了“运河诗社”,年终,还出了一本《运河吟集》。

    在扬州,就诗词创作水平而言,在众多的诗社里,还是以平山诗社为最,他们中以中青年为主,很多人在全国型的诗词大赛中曾获过大奖。为了提高自己的创作水平,今年来,每个星期一的晚上七点半,我都会准时在平山会员微信群里收听零落、钓徒、芍药、西风、才子、波心月诗词讲座,可惜的是,他们来小饭桌的次数不多。

    我原先比较喜欢现代诗,在小饭桌上和小南、自在、雪儿也有过接触。但,自从认识了喜欢古体诗词的泰然、轩主等朋友后,渐渐地我对古体诗词也产生了兴趣,后来,在大家的指导下,我终于也能写出几首合格的诗词出来。通过近几年的努力,我先后加入了扬州诗词协会、中华诗词学会,最后,还成了《扬州诗文》编辑中的一员。因为工作上的关系,编辑部的几位同志闲里也经常会来我这里坐一坐,于是,小饭桌又多了一道亮丽的风景。泰然先生为此曾留词一首:咸肉辅咸鱼,新酿沽新味。乐品佳肴满口香,觞客欣开胃。三友竞相斟,几盏何曾醉?海北天南侃古今,玄语天花坠。

    众多诗人来往于小饭桌后,受他们的熏陶,我身边的一些小学生不知不觉中也迷上了诗词,见她们对诗词感兴趣,于是,我经常在小饭桌旁给她们普及一些诗词知识,除了教她们吟诵外,我还带上她们到外参加过几次诗词吟诵活动。在这些孩子中,姚楠同学比较有灵性,有一次,我带她上琼花观里去玩,回来后,她居然趴在小饭桌上写出了一首五绝。今年,她即将小学毕业,我的小饭桌也将成为历史。此时,将她以前写的那首《银杏树下》(扬州有名的书法家陈忠南先生曾为她书写过二次,其中一幅由姚楠珍存)拿出来再读读,觉得小饭桌就像一片空中飞舞的银杏叶:黄叶漫天飞,庄周著彩衣。树前听故事,小友不知归。

    如果岁月是条河,那么小饭桌就是那河上的一条船,船的上面,曾经坐着一群诗人……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诗友注册

QQ|手机版|扬州诗词网 ( 苏ICP备11019045号   

GMT+8, 2019-5-20 19:27 , Processed in 0.171875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