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扬州诗词网

 找回密码
 诗友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307|回复: 3

《秋兴八首》错误译文与正确译文的对比

[复制链接]

208

主题

1

好友

1137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7-3-31 23:48:54 |显示全部楼层
以下是《秋兴八首》错误译文与正确译文的对比。  
一  
原文  
玉露凋伤枫树林,巫山巫峡气萧森。  
江间波浪兼天涌,塞上风云接地阴。  
丛菊两开他日泪,孤舟一系故园心。  
寒衣处处催刀尺,白帝城高急暮砧。  
错误译文:  
白露的降临使枫树林凋零创伤,巫山与巫峡萧索阴森。  
巫峡的滔天巨浪似从天际涌来,夔州变幻的风云扑地而至。  
两度盛开的菊花只能勾起我对往事不堪的回忆,  
我乘坐着四处漂泊的一叶孤舟,依旧一心向往心中的故都——长安。  
御寒的冬衣催促师傅赶着工期,  
日暮时的白帝城那高高的城墙回响着洗衣时错落的砧声。  
正确译文:  
此首第一句“玉露凋伤枫树林”兴起第三联,而“巫山巫峡气萧森”则兴起第二联。章法上顶针回环,前人谓之接项格。从内容上说,前四句是就眼前景领起,第五六两句即蜀地景忆中原故园往事,结句以蜀地寒衣催刀尺、暮砧急捣托喻比兴,更加衬托出归心之迫切。  
二  
原文  
夔府孤城落日斜,每依北斗望京华。  
听猿实下三声泪,奉使虚随八月槎。  
画省香炉违伏枕,山楼粉堞隐悲笳。  
请看石上藤萝月,已映洲前芦荻花。  
错误译文:  
孤城夔府落日西垂的时辰,我常常依凭北斗星思恋遥远的京城。  
在巫峡听到猿猴的哀鸣让我也不由得泣下沾襟,  
未能像汉朝张骞乘着八月的木槎随严武如期还朝,  
因病我没能去装饰着画墙,供奉着香炉的尚书省供职,笳的悲鸣经过矮墙隐隐传入白帝城。过了许久,请君看!藤萝上面的月光已经延伸映照至洲前的芦荻花。  
正确译文:  
此首第一、三、六句写夔府事,二、四、五句写京华事,思今忆往,章法故为错综,前人称之为交股格。其实这种错综是有内在的逻辑的,即第二联上句写今情,下句写往事,第三联上句写往事,下句写今情,总之,在诗中要体现出今昔、虚实、人我的种种对比。  
三  
原文  
千家山郭静朝晖,日日江楼坐翠微。  
信宿渔人还汎汎,清秋燕子故飞飞。  
匡衡抗疏功名薄,刘向传经心事违。  
同学少年多不贱,五陵衣马自轻肥。  
错误译文:  
千家山郭沐浴着静静的朝晖,我经常在江边的白帝城观赏青翠无垠的山色。  
隔夜的渔民还沉浸在不停地捕鱼之乐当中,  
深秋的燕子依旧快乐地飞来飞去。  
老夫因抗疏惹恼皇上而功名不如匡衡,  
世习儒学却无法像刘向传播经书,命薄如此?  
当年的同学少年大多飞黄腾达,  
居住在京城附近,过着裘马轻肥的奢华生活,但“竖子不足与谋”啊!  
正确译文:  
此首前四句纯是兴起,而后四句始入抒情。前四句写景,所写日日江楼坐于翠微、信宿渔人日日泛舟,清秋燕子天天飞翔,皆以见内心之孤独。而其孤独的原因,则在后四句。前后两四句,意似断而实连,名之纤腰格。  
四  
原文  
闻道长安似弈棋,百年世事不胜悲。  
王侯第宅皆新主,文武衣冠异昔时。  
直北关山金鼓振,征西车马羽书驰。  
鱼龙寂寞秋江冷,故国平居有所思。  
错误译文:  
听说长安政局多变好似弈棋,百年来变幻莫测的世事让我不胜悲伤。  
王侯第宅都换了新主人,文武官职也和往朝大不一样了。  
关山的战鼓震天,征讨吐蕃的军书飞驰不停。  
秋江里玉石雕刻的鱼龙寂寞地静卧,  
回想起故国长安的如烟往事,我思绪翩翩,难以入眠。  
正确译文:  
这首诗以第一句统领第二联,第二句统领第三联,与第一首接项格大致相似,但顺序上比较平妥,不像第一首那样顶针回环,名之双蹄格。其实接项格也是一种双蹄格,只不过比双蹄格稍多了一点错综。  
五  
原文  
蓬莱宫阙对南山,承露金茎霄汉间。  
西望瑶池降王母,东来紫气满函关。  
云移雉尾开宫扇,日绕龙鳞识圣颜。  
一卧沧江惊岁晚,几回青琐点朝班。  
错误译文:  
蓬莱宫正对终南山,高大雄伟的承露盘直插云霄。  
西望瑶池居住着王母娘娘,老聃骑牛从洛阳而来,紫气霎时溢满了函谷关。  
雉尾扇开合像祥云移动,日光照射在皇帝的衮袍上,我看清了圣上的尊容。  
老病的我独卧孤舟惊诧年事已高,  
早年为数不多排队上朝时的情景历历在目。  
正确译文:  
这首诗前六句借写蓬莱仙境喻指长安旧日盛况,以王母、老子比喻皇后、皇帝。一卧沧江惊岁晚之句,则指明以上皆为梦境,而以心中所思“几回青琐照朝班”作结,所谓明知春梦无凭定,无聊还向梦中寻,才更觉诗境的沉郁。前人认为这是首联领起中间二联,然后中间二联互相照应,颔联上句照应颈联上句,颔联下句照应颈联下句,句中二联相续,故称之续腰格。我认为这首诗的章法特点不在于此,而在于前六句皆说一意,而第七句点明只是南柯一梦,笔法重大奇崛,这才是我们学这首诗所需要注意的地方。  
六  
原文  
瞿塘峡口曲江头,万里风烟接素秋。  
花萼夹城通御气,芙蓉小苑入边愁。  
珠帘绣柱围黄鹄,锦缆牙樯起白鸥。  
回首可怜歌舞地,秦中自古帝王州。  
错误译文:  
从瞿塘峡口至曲江头,万里风景都换了秋装。  
花萼楼经复道直达曲江与芙蓉园,通的是皇帝的御气,  
在芙蓉苑游兴正浓的玄宗却扫兴地听到安禄山叛乱的报告。  
宫殿里珠帘绣柱围绕着临空欲飞的黄鹄,  
锦缎做揽,象牙做桅杆的游船乘风破浪,惊起一群群白鸥,  
回首那歌舞升平之地曲江,关中自古就是帝王之洲,  
可惜眼下却成为兵戈相见,烽火连天的战场。  
正确译文:  
此首前人称之为首尾互换格,以为“回首”句统领以上六句。这种说法我认为也是牵强附会,不足为训。“回首”句关联的是中间二联,并不包含首联。此诗第一联以身在瞿唐峡口,而心神飞越直至长安曲江胜地,“万里风烟”句意为:长安的秋色,也正如万里以外的夔州,是风烟弥漫。中间二联写曲江胜景,追思往昔,而转折以“回首”二字,引出“秦中自古帝王州”,意为:秦中今日虽为吐蕃异族占领,但从古以来,它就是我中原帝王所有,终有一日,它会回到大唐天子的手中。此诗章法没有什么出奇,只是一般散文中会用“回首”统领中间二联,而这里却是总结而已。  
七  
原文  
昆明池水汉时功,武帝旌旗在眼中。  
织女机丝虚夜月,石鲸鳞甲动秋风。  
波漂菰米沉云黑,露冷莲房坠粉红。  
关塞极天惟鸟道,江湖满地一渔翁。  
错误译文:  
开凿昆明池是汉时之功,汉武帝的旌旗还在眼前猎猎作响。  
池里的石像名为织女,却不能趁月纺织,  
鲸鱼石刻造型生动,鳞甲逼真,几乎要舞动秋风。  
江面上漂浮的菰米好像沉沉黑云,  
白露至,粉红的莲花纷纷凋落,露出了莲蓬。  
关塞高入云天,只有一线天容鸟飞过,  
我独自四处漂泊于江湖,却无一己安身之地。  
正确译文:  
这首诗前人谓之首尾相答格,也没有搔到痒处。这首诗的章法是前四句写昆明池旧日练水军的盛状,第五、六句写昔日汉武帝练水军的昆明池,今则逐渐淤塞,惟馀菰米、莲房这些水生植物一派狼藉。前四句写昔日,五、六句写今事,结尾二句关合自身,是说从蜀地到长安,关塞极天之高,惟飞鸟可渡,我只能作一渔翁,无所归依。  
八  
原文  
昆吾御宿自逶迤,紫阁峰阴入渼陂。  
香稻啄余鹦鹉粒,碧梧栖老凤凰枝。  
佳人拾翠春相问,仙侣同舟晚更移。  
彩笔昔曾干气象,白头吟望苦低垂。  
错误译文:  
昆吾御宿这些亭台楼阁逶迤而来,紫阁峰的倒影映入渼陂。  
香稻,鹦鹉食之有余;碧梧,凤凰栖之至老。  
春天的美人采花拾草,相互问候,游伴天晚仍然移棹他游,游兴不减。  
老夫的如椽文笔曾经气象凌云,可惜回望昔日长安的繁华生活,  
再想今日贫病潦倒,白首低垂,不胜悲叹。  
正确译文:  
昆吾、渼陂都是长安有名的池沼。古人认为这首诗第一句起兴,第二句是诗的主要描写对象。二、三两联均是写紫阁峰与渼陂。杜甫早年曾有《渼陂行》一首,写出了盛唐气象,末联就是说我从前曾写下那么好的诗句来歌颂大唐的盛世,而今昔对比,只有白头低垂,苦苦吟望而已。这种首联上句以兴引起下句,以一事或一物一地为主,颔联、颈联言首联下句之意,尾联也关合首联第二句的手法,谓之单蹄格。  
这八首七律就有八个“格”:接项格、交股格、纤腰格、双蹄格、续腰格、首尾互换格、首尾相答格、单蹄格。律诗的“格”还有很多,写近体诗的人,还是按照老杜的范例来干吧。 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615

主题

1

好友

4755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8Rank: 8

发表于 2017-4-4 20:14:15 |显示全部楼层
欣赏先生对比分析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无效楼层,该帖已经被删除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诗友注册

QQ|手机版|扬州诗词网 ( 苏ICP备11019045号   

GMT+8, 2019-1-22 05:49 , Processed in 0.140625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