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扬州诗词网

 找回密码
 诗友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247|回复: 0

新爱晨歌(十上)

[复制链接]

258

主题

0

好友

1539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7-8-19 07:08:33 |显示全部楼层
新爱晨歌(
八年过去了。如兰这把剌向邪恶势力没有卷刃的钢刀,在种种迫害和折磨的砥石上磨砺得更加锋利,更加明亮了。但亲人的误会让她像患了心绞痛的绝症,整天痛不欲生。她望眼欲穿的会见,就是这么个令人尴尬的结局吗?我不能得到他的谅解我也不怪怨他,总该给我一个表白的机会呀!是的,他已经给了我机会,足足陪伴我有一、两个小时,我俩都默默无言,我是有船儿装,车儿载的话要对你说,就是不知从何说起啊!刚才的梦是真是假呢?梦和现实之间有时是不分彼此的,梦是现实的复制 ,现实是梦的延伸。他要是真的那样的话,我怎么对得起他呀!已经干涸多年的泪池,在亲人面前又蓄满了泪水,感情的闸门一旦打开,泪水又奔涌而出了,她的心也随之绞痛起来。
林彪、“四人帮”,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,他们常使的鞭子,棍子,刀子也被收进了历史博物馆。历经重重灾难的人们也重见天日,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,欢庆新生和解放。如兰恢复了党籍,还被评为劳动模范和植棉能手。老支书也恢复了党籍,重新担任党支部负责工作。当然她也有纳闷的地方,比如一手制造冤案的两级主管领导非但没有事,反而升了官,一个登上了副县长的宝座,一个当上了公社党委宣传科长。说这是一切向前看,不纠缠历史旧账。不管怎么说,这总是让人心里难服这口气。你说这不是个人的责任,是当时的大气候造成的,这我也信,没有当时那种气氛 ,他纵有天大的本事,也不可能把一个公民要怎么就怎能么的。但他们的肮脏灵魂,卑劣手段是党纪国法能够容忍的吗?他们就不该受到追究吗?他们不仅没有受到处理,反而升了官,这又怎么让人想得通呢!她也不去多想这些了,她虽是无官无职,却整天忙得不可开交。她觉得现在处处顺心,事事顺手,人逢喜事精神爽,她就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头。不管是大事、小事,份内事、份外事,只要是党组织的要求,群众的需要,她都主动积极地去做。有许多大事等到着她去做,集体的大事耽搁不得,她个人大事也不能再耽搁了。篮生的冤案也理所当然地获得平反昭雪了。她这次不远千里来到农场就是来接篮生回去办喜事的。前几天她到百货店逛了一圈,她结婚要用的东西,还真个应有尽有。特别是鸳鸯戏水的镜匾,这东西都匿迹十多年,现在也上了货架照卖不误了。如兰在镜匾前停留的时间最长,她想问问价,又羞答答地开不了这口,终于没有问,流连了一阵到底还是走开了。如兰毕竟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,篮生就这么容易原谅她吗?他可是失去八年的人生自由,受了八年的打击和迫害啊!这一切,都与我有着直接的关系,无论他怎么待我都是应该的呀!他能把我从车站接到农场,还陪我吃饭,陪我枯坐,我应该知足,应该满意了啊!如兰痴痴地想着,泪水簌簌地流着……
这时传来了“笃笃”的敲门声,如兰的如烟似雾的思绪被打断了。
“如兰,如兰,开门啦!”啊,是篮生的声音,他、他回、回来了。如兰跳下床,没顾上穿鞋,就出房间开门来了。
篮生背回一大堆书,手里拿着一卷东西,兴高采烈地问道:“休息得好吗?”
“你……”如兰恰似骨梗在喉,哽咽得说不出话来,只有滚烫的泪水涌流满腮。篮生把她扶进房间,她伏在篮生的肩头尽情地抽泣着。
篮生把书籍放到床上,发现枕头湿了一大片,他心里全明白了。他说:“如兰,让你受委屈了。只怨我没有把话说清楚 ,让你误会了呢!”他大大方方地拿来一条毛巾毫无顾忌地为如兰擦起泪来。如兰的泪水更是抑制不住,像山间清泉潺潺流出。篮生像哄小孩子一样逗着如兰说:“唉,别哭了,花轿还没有来抬,哭什么呢!”如兰破涕为笑,用拳头不轻不重地把篮生槌了一气。
篮生自从获释以后,感慨良多。千头万绪,万语千言涌上心头。为了让世人不忘这段荒唐历史,为了让这种荒唐的历史不再重演,他要把这段历史通过个人悲欢离合的故事记载下来。出狱以后,他废寝忘食,笔不停挥,突击几天,已经拿出初稿。昨天,他把如兰从车站接来,又有了新的感慨和新的内容,他陪伴如兰坐了近两个小时,也苦苦构思了这么久,痴迷到旁若无人的地步,他要给如兰一个惊喜,送她一份久别重逢的厚礼,当他构思得差不多的时候,就与如兰匆匆告辞了。谁知这给如兰增加如许痛苦呢,谁又会料到弄巧成拙,在如兰己经破碎的心坎上,平白无故地加砸一砖呢!
他拿起笔来,就非常投入了。写作的冲动和狂热使他处于一种失去理智的状态。他那思想的骏马,奔驰在往日风雨如磐的现实生活的广袤无垠土地上。不知不觉就驰骋了又一个夜晚。他把如兰等他的事却丢到脑后去了。
执着和追求以至如痴如醉,这本是人间美好的东西,是人性完美的一种境界,可是历史和现实偏偏让有执着追求的人付出沉重的代价,甚至是生命和爱情的代价。他捡起床上的一卷东西狠狠一掼说:“这该死的,又在我们中间扎起了一道新的篱笆,把我们误会的时间多延长了一夜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诗友注册

QQ|手机版|扬州诗词网 ( 苏ICP备11019045号   

GMT+8, 2019-3-23 10:58 , Processed in 0.156250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