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扬州诗词网

 找回密码
 诗友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598|回复: 0

新爱晨歌(三)

[复制链接]

270

主题

0

好友

1621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7-8-11 06:34:56 |显示全部楼层
新爱晨歌(
春天的夜景是迷人的。一轮明月无声地照耀着一汪迷茫的鱼塘,显得格外宁静和深不可测。
篮生和如兰相距不近也不远地坐在鱼塘边上,平常他们一见面,话总是特别的多,又总是说也说不完,今天却有点反常,谁也不愿先开口,生怕打破这宁静的夜。静静的夜考验着两个年轻人。两个人都已长大了,爱情的种子深种了多少年,芽鞘已悄悄露头,该是发芽的时候了。但是,直到现在谁也没有对谁吐露过真情,心中早有就是口不言语。青年人的害羞和语怯只允许他们把爱深藏心底。今天是篮生约了如兰出来的。而且这次约会不同往常,过去他们相聚都是在双方的家中,这次却是在夜色浓罩的鱼塘边。如兰想,今天他是不是要同我谈那个问题了。想到这,她脸上有了一阵火辣辣的感觉,更是羞口难开了。篮生不开口,更有他的难言之隐。篮生是受殷禄之托来找如兰的。殷禄对如兰也早就心向往之。如兰不仅人长得漂亮,算得上是百花园中一朵最靓丽的花,而且很能干,十里八乡难挑出一个来。他托人去说媒,虽未吃闭门羹,但也不是开心果。他托篮生有两层考虑:一来让篮生对如兰死心,二来也让如兰对篮生死心,双方由误解而分手,他的目的就达到了。篮生本不该干这件蠢事,他再蠢也不能蠢到为别人向自己深爱的人保媒呀!但他又转念一想,直接回绝殷禄也不够礼貌,何况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探探如兰的心迹,她虽对自己一片爱心,却从没有表示过爱意呀!可是他同如兰坐在一起时又觉得不好开口了。
天空飞过一只夜鸟,“呀”地一声从他们头顶上飞过去了。鱼塘里游鱼突跳,“洞”地一响,涌起一堆涟琦。夜太静了,两人似乎都能听到对方激烈的心跳声了。至少可以听到对方不太均匀的呼吸声,对方的每一次深呼吸更是清晰可闻。月亮用轻纱般的淡云遮住了眼睛,她也为这一对默默无言的年轻人害羞了。风轻轻吹过,细细地响起,又用非常温柔的手抚慰着两个年轻人激烈跳荡的心……
还是如兰憋不住先开口了:“你找我来,怎么像个闷葫芦似的,不开腔呢?”
“不好说呀!”篮生为难地答道。
如兰见他羞口难开的样子,心里跳得更高、更快了,仿佛要从胸腔里跳出来。她想:今天他果真要对我提那件事了吗?说就说吧,也就是一层纸隔着,还不是一捅就破了,有什么不好说的呢!她鼓励篮生:“你说吧,我听着!”
篮生不知是喜还是忧,也不知道是用什么语句来说明他的来意的。
如兰听后不知是怒还是恨,也不知怎么来表达现在的心情,她掩不住内心的复杂感情,飞起一拳,不疼不痒地打在篮生的身上说:“你真浑,我的心属于谁 ,你能不知道吗?你不把喜酒给人家吃,倒想吃人家的媒酒!”
篮生就想听到这句话。他的心狂跳不已,就像刚刚冲过激烈的长跑比赛的终点线。如兰打过来的并非拳头,而是电棒,他浑身顿时酥软麻木了。但他嘴上还是言不由衷地说:“殷禄更值得你爱。”
“难道、难道我这大老粗就配不上你吗?”如兰生气了。
“殷禄不是已经托人说媒了吗?”
“那是殷禄的自由,你说说你自己的想法吧!”如兰更生气了。
“我家穷,我、我、我有贼心可没有贼胆向你求婚。”
“别傻了,我这颗心早就属于你,也永远属于你了。”如兰似怒非怒又给了篮生一拳。
明洁的月亮,从云层里探出头来,凝望着这对深情的年轻人,笑得甜甜的。那挂在嫩草芽上露珠莫不是她笑落的泪花……
这个有着皎皎月光的夜晚,对两个正是青春年少的人来说,是他们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,从一定意义来说,从朋友变为恋人,这比洞房花烛夜更让人终身难忘。从此他们就要风雨同舟,患难与共,走过一生了。
过去是朋友,有许多话不必说出,也不好商量,现在既是恋人了,将来要共同面对人生,人生的重大抉择他应该让对方知道,也好征得对方的理解和支持。篮生趁机说出了自己不想当民师的理由。
篮生家在旧社会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。在他祖父手上家中有几亩薄地,还有一条牛腿。家庭人口不多,又会省吃俭用,日子尚可一天天过得去。祖父不到四十岁积劳成疾,染上了一场重病。为了给父亲充喜,篮生父母还未完全成人就草草结了婚,喜事过去三天,篮生的祖父就咽了气,接着就办丧事。父亲还不太懂事,又不会处事。祖父的丧事就由当匪保长的堂伯来操办。这堂伯可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。他趁人之危,大捞一把。他对孤儿寡母毫无怜悯之心,操办丧事时,挥霍浪用不算,还赚了一笔下斜口袋。祖父的丧事办完了,篮生家也倾家荡产了,还欠了一屁股的债。几亩地典了,一条牛腿丢了,连两间破草房也抵押出去了。孤儿寡母在当地没有地种了,就到十多里外,租种了二、三亩地,为了糊口度日,他们成年累月被钉在地里。篮生妈手未离锄头柄就生下了篮生。他的祖母向人家借了一只大些的篮子把小孙子从十多里外背回了家。后来老祖母给小孙子取名叫“篮生”。在解放战争中,篮生的父亲加入了民兵队伍,为解放军送物资,抬伤员,积极支援解放战争,后来在解放军北撤时,惨遭国民党还乡团的杀害。
解放以后,篮生家分得了土地,可靠篮生妈一个人拉扯着一个孩子过日子还是很艰苦的。再供篮生读书上学就格外不容易了。
篮生是他家第一个读书识字的人,他从内心深处感激共产党,更愿意听党的话跟党走。毕业前他挥笔写下了《我的理想》这样一首诗:
时代列车沿着社会主义大道,雷霆万钧排山倒海向前飞跑。
我就要高中毕业啦,兴奋激动,心潮逐浪高!
我要做一块优质煤,在机车炉膛里熊熊燃烧。
我要做一滴纯机油,尽力把机件保养好。
我要做一颗螺丝钉,负责把零件固定牢。
啊,我做什么都有行,只要是时代列车的需要。
在离校前夕,学校动员他们以董加耕为榜样,加入到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行列时,他又写了一首题为《壮丽青春献给党》的诗:
毛泽东思想是金色的太阳,哺育我们年轻一代茁壮成长。
我们像一株株青松迎风,我们像一盘盘葵花向阳。
我们的豪情像五彩缤纷的长虹,我们的心灵像浑圆洁白的月亮。
斗争是我们的终身幸福,革命是我们的伟大理想。
困难不能使我们皱眉叹息,挫折却使我们意志坚强。
虚荣厚利迷不了我们的眼睛,甜言蜜语软不了我们的心肠。
辨得出香风臭气,斗得过魑魅魍魉。
顶得住电闪雷鸣,经得起狂风恶浪。
为了祖国的明天,为了人类的解放,
愿将碧血染红旗,壮丽青春献给党。
篮生这样认为,自己的生命和知识都是党所给予的,自己的人生应该由党来安排,党叫向那就向那,党叫干啥就干啥。这次他没有应聘民师,也是有他自己的想法的。他对如兰说:“我刚出学校门,身上的书生气未退,现在就去应聘,我就失去了到农村锻炼的机会,这对我将来的革命人生是一种无法弥补的损失。我想,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,处处都有我们青年大有作为的地方。你说呢!”
如兰是理解篮生的,他知道这个平平常常的小伙子,有着一个博大的胸怀,他的青春热血不会为自己和家庭而奔流,他是在积极地磨练自己,把自己锻造成党和人民所需要的人,为党和人民的事业贡献自己的一切的。如兰除了理解篮生的志向,还有自己的小算盘:篮生如果去当民师就离村了,她就失去一个良师,她的学业是会受到影响的。再说她已把自己的心迹表明了,她怎能又要回到过去那种两地相思的生活呢!她说:“你的理想就是我的理想,你的决定我赞成!”
两个人坐得不算太近,但两个人心却是紧紧贴到了一起…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诗友注册

QQ|手机版|扬州诗词网 ( 苏ICP备11019045号   

GMT+8, 2019-5-20 19:21 , Processed in 0.171875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