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扬州诗词网

 找回密码
 诗友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028|回复: 0

新爱晨歌(二 下)

[复制链接]

235

主题

0

好友

1372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7-8-10 06:44:54 |显示全部楼层
新爱晨歌(二
篮生妈今晚要到如兰家去串门。她边走边盘算着怎么样对如兰父亲把话说得园溜一些,既不丢架子,又能让人听得舒坦。前两天篮生的好友殷禄来找过篮生,说是要推荐他去当教师。殷禄现在已经是大队革委会领导成员了。殷禄思想敏锐,头脑灵活,满嘴的时新话儿一说一大串。他很会想点子,想出的点子每每出人意料,让你心悦诚服。他很能办事儿,什么事到他手里就像捏面团子,他想怎么捏就怎么捏,而且捏得有模有样。他的举动尽管有矫揉造作的嫌疑,但也油滑得像泥鳅让人逮不上手。老支书知道他身上有点毛病,但更看重他年轻有为。他从学校回来不久,大队组建新班子时,就把他结合进去了。公社给了大队一个民办教师的名额。殷禄刚进新班子,自己不能推荐自己,就想到了篮生。他早就想把篮生和如兰分开,就是想不出什么好主意,现在机会来了。他在班子里力荐篮生去当民师。老支书和班子里其他成员都认为篮生是一个不错的好青年,把孩子交给他教,也是让人放心的,就一致同意了殷禄的提议。殷禄散会以后就把这事告诉了篮生。篮生一句感激的话也没说,反而说:“我刚回农村,还没有受到什么锻炼,这事就等等再说吧!”这事被篮生妈知道了,她把篮生责备了一番。她说:“人家殷禄好心好意举荐你,这是多么好的一个机会,你不但不领情,还把自己事儿不当一回事。别人打灯笼找不着的好事儿,你倒好,就这么一推(退)六二五了。我看你过了这村,也别想有好店住了。”篮生妈知道自己儿子是个犟脾气,他打定主意的事,你用拖拉机拉恐怕也难拉回头,她絮叨了一阵,也就不罗嗦了。儿子想在农村锻炼自己,这是实情。她看到儿子从学校回来,学农活那种傻劲儿,真叫人高兴。只几个月时间,学出的一手话计就同农村的小伙子不相上下了。她又担心儿子在农村出息不大,连找姑娘都是难的,自家家底又薄,找姑娘就是难上加难了。就算篮生同如兰既般配又对脾气,日后到底会怎么样呢!如兰爹这个人长的什么样心眼,她是最知根知底的了。篮生又把到手的“金饭碗”给丢了,如兰爹会让姑娘从米箩跳到糠箩里吗?为了儿子的婚事,她不得不找如兰爹谈谈,探探他的口声。
篮生妈来到如兰家门口,如兰家大门已经关上,但屋里的灯还亮着。她上去轻轻扣了门,叫道:“他大叔,开开门啦!”
“谁呀?”
“是我,篮生妈。”
“哎呀,是那阵风把你给吹来啦!”鲁伯打开门客气地把篮生妈让进屋子。“老嫂子,坐,坐!”鲁伯又给篮生妈递过一张凳子。
“如兰呢?”她明知如兰到夜校教学去了,却故意无话找话说。
“她呀,那有闲心在家呀,白天一有空就捧本书,晚上饭碗一丢就朝夜校跑。”
“这孩子有志气,有出息,这可是你的福份啦!”
“还福份喃,我这气都受饱了。就怪怨我不如老嫂子开通,不让她读点书。你说我这又当爹又当娘的,那还顾得上让她念书啊!”
如兰有着强烈的求知欲。她常常是天刚亮就起身读书,晚饭后不是去夜校,就是捧着本书读,中前午后还是手不离书。要是她爸爸责备她几句,她就会说,我还没有怨你咧,重男轻女不让我上学。要是她爸爸说家里穷,供不起她念书时,她就反问她父亲,你一个大男人,难道就不如一个弱女子吗?篮生妈能让篮生念书你就不能?直问她爸爸哑口无言。如兰现在开始攻读毛主席的四卷著作了。她一遇有不懂的就向篮生请教,篮生总是不厌其烦地辅导她。左邻右舍说如兰“庄上又多了个女书呆子了。”她当了扫盲教师后,对自学更加勤奋了。她乖巧地对老父亲说:“爹,趁你年岁不大的时候,多做点家务活,让我趁年轻的时候多学点文化,将来我会报答你的。”本来就欠了女儿一份情的父亲,听了女儿这番甜心润肺的话,还能说什么呢,只有把家中一应大小事情全揽包下来了。
“这闺女心气就是高,你看她原来是一字不识的白大肚儿,几年下来就成了满肚子墨水的有文化的人了,还当上了扫盲教师,你是积了大德了。”篮生妈很艺术地连女儿带父亲的夸赞了一番。
“这也多亏篮生呢,要不是篮生,她那能学这么快,这么好的。”如兰爸爸也颇诚心地说。
“我看是如兰自己争气,她为人处事样样称人心,遂人意,一庄的男女老少,谁不夸她是百里不能挑一的好姑娘!”
鲁伯听到对女儿的百般夸奖,心里像灌了蜜糖水甜滋滋的。
如兰确实是个难得的好姑娘。她学了毛主席著作以后,懂得了更多的革命道理,她那种年青人的勃勃生机更加焕发了。她一天到晚,浑身总有使不完的劲儿。她在家是个“闲老倌”。出门可是个“大忙人”。军属张大妈家水缸里没水了,她去担个满满的,军属李大嫂家小孩的鞋子坏了,她忙里偷闲帮助做上一双,她看到老太太背的东西很吃力,她追过去背送到人家家里……她真的是一心扑在集体上,没日没夜地忙着。一夜之间,队里十多亩麦子放倒了,一夜之间队里十多亩麦地的肥料挑下了,队长不知道是谁干的,会计不知道把工分记给谁。过了很长时间才知道,这“无名英雄”不是别人,正是如兰和她的小姊妹们。
“篮生也是好小伙子,他有文化,又能吃苦,回乡没多久,没一点“洋学生”的架子,倒跟农村小伙子没什么两样了。听说大队要推荐他当民师呢,眼看这孩子就有出息啦!摊上这么一个好儿子,也算你盼到出头之日了。”鲁伯也夸起篮生来。
篮生妈一听这话心里格登一下亮了。自己在搜肠括肚要把这事挑明,他倒说出来了。她问:“你说是当民师好呢,还是在家好呢?”
鲁伯见问,本想随便应付一下的,一想到篮生妈这严肃的口气,他不由得心中一动,把准备说的话又咽了回去。他估计篮生妈是把他当亲家来商量这件事了,他不能草率应付。篮生和如兰从小就是好朋友,现在也处得不错,两个人三天两头凑在一起,好像有那么个意思,他不是个老糊涂,他能看出来。篮生做他家女婿,他想都想过,他确实喜欢这孩子老实、憨厚,就是家境寒酸了一点儿。如兰的妈妈过世早,是他一把屎、一把尿把她拉扯大的,过的也是艰辛的日子。现在谈婚论嫁,怎么说也要挑一户比较殷实的人家,让孩子过上好日子。前几天,殷禄家托人来说媒,论家庭条件要比篮生家强上十倍、八倍了,他虽然朝如兰身上推,没有直截了当地答应媒人,但他确实心动了。殷禄这孩子也是他眼皮底下看着长大的。虽说诚实劲儿差点,倒也不狂得很。他能说会道,又挺会干事,将来定有前途。回乡没有几个月,老支书就看中他了,被结合到班子里,成了村里一个人尖儿。要是他有资格选女婿的话,眼下第一个意中人就非殷禄莫属了。所以他不能以亲家的身份乱发言,于是就敷衍说:“依我说,孩子的事让他自个儿作主,大人少掺和。”
“依他,能依他?能依他我昏天黑地的还摸到你这儿来?我不就想向你讨个主意嘛!”篮生妈对鲁伯的回答显然是不满意的。
这时候,篮生送如兰回家了。篮生见妈妈也在鲁伯家。篮生妈知道同鲁伯也谈不下去了,就跟在儿子后面一道回了家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诗友注册

QQ|手机版|扬州诗词网 ( 苏ICP备11019045号   

GMT+8, 2019-1-16 08:09 , Processed in 0.140625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